糖糕三打(・ิω・ิ)

君子如风。

寒地

黄少天出生的国度是一个充满雪的地方,在这里没有季节可言。一年到头都是冬天,雪白布满了山沟。

所幸还不算太冷。蓝溪阁是四面山谷里的宝地,四面山谷是个凹下去的小山间,虽然一年都是白茫茫的却也算不上气候恶劣。比起山谷以西的寒地东部这里也算得上温暖可人了。

黄少天是这样地方下养出来的,白白净净的男孩子。

黄少天一如既往地起的晚。

从昨夜的三更起一直梦到今晨的日上三竿,然后继续在床上赖着,直到喻文州推开他房门。

“少天,起床了。”

黄少天有些没睡够,眨了眨昏沉的眼睛。翻了个身。 “队——长——”

喻文州宠溺地笑了笑,伸出手掩住了黄少天的眼睛。“好了,殿下在叫我们过去。”

黄少天愣了愣,用手摸了摸喻文州放在自己眼睛上的手。

喻文州移开手,露出黄少天两只亮晶晶的眼睛。“他同意我们去微草啦?”

“快起来了。少天。”喻文州对自己的副队无奈到了极点,有时候。

黄少天在床上蹦哒了两下,然后翻下床去摸自己的裤子。“

等黄少天收拾干净,老国王已经在殿上等得大眼瞪小眼了,当然,整个蓝雨甚至整个朝廷都知道他一向宠着黄少天。所以黄少天这等算的上不敬的行为在他两句忽悠下给顺过去了。

黄少天说:“这老头子狡猾得很,平时不放肆点估计也就没什么机会可以放肆了。”

老国王脸上都已经全是皱纹了,却迟迟不把皇权交给自己的儿子们。

黄少天知道他叫蓝雨来的意思,他想传位的人早就定好了,不过此人既非亲儿子也非什么重要关系。

他想传位的人便是喻文州,喻文州是老狐狸的好兄弟的遗子,本该不归他养着。

别人是没看到喻文州什么天资聪颖,但是老狐狸毕竟是老狐狸,第一眼看套着大棉袍的小男孩喻文州就决心养着他。

但是喻文州从未想过接皇位。

他的儿子们却迫不及待得等着他们父皇退位的消息。

“文州,我登位前和你父王世交,如今要你去埋他尸骨那地方.....”

喻文州知道这是老狐狸不得不应众大臣的意思。

若是应,寒地一去甚久,这皇帝身边出了什么事就拿不准了。

不应,那大臣们便会以此万般刁难。

喻文州蠕了蠕嘴唇,看着高堂上老狐狸那热切之至的眼神忽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不就去找个人么!我去就可以了,人多还不好走呢寒地那么大,风一刮雪一起人就散了。老头子你都这么老了这点事儿都想不到啊,我明天就出行,用不上让队长处处跟着。”

黄少天也不傻,老狐狸和喻文州要的都是一件事,这件事只有他干的成。

“好!”

喻文州转过头来紧紧盯着黄少天,他的计划并不打算走黄少天这条途径来完成。

在国王下令前,喻文州赶紧说:“国王大人,少天年幼一个人出去怕是不妥,况且那寒地凶险,岂是一人能够度过的。还是由臣前往微草....”

“队长,我和你年龄相当呢。何况我身子骨比你强,你一看就一文弱书生样子,哪里受得住那风寒啊。我一个人不行,那就再到上个于峰总行了吧。再加上些士兵,我们数百人直跨过那雪原。”

但是老狐狸并不在乎这些,他只在乎喻文州对这事得看法。他转过头来盯着喻文州。

喻文州知道是劝不动了。

“愿为殿下效劳。蓝雨精英部队永远是您坚强的后盾。”

喻文州淡淡地开口,这话不知道说了多少次,连嘴角都说淡了。

老狐狸满意地点点头。

愣了一愣又补充到:“微草此人名王杰希,是个厉害的魔道学者,切记不能委屈了他们。”

老狐狸说话时候有些淡,黄少天却听出了他那半句话里的真切。

这事情的明面是二皇妃患了重病。这病罕见的很,但是老狐狸知道寒地西部的微草中有一名杰出的骑士,是一个魔道学者。他有这治病的本领。

朝中大臣几乎都知这事情的明面,也都知这事情的暗面。只是没人敢点破。

直到半夜黄少天都没有再见到喻文州。

刚过三更天,黄少天的房门被敲响了。然后直接被推开了,黄少天没睡着。能出四面山谷去见识大千世界这一喜讯让他兴奋得合不上眼。

喻文州知道他这脾性,推门进来站在他身后。“少天,寒地当真并非好玩之地,你......”

黄少天翻了个身,脸向上,直直盯着喻文州。他说的很诚恳,因为那是他最真诚的意愿:“队长,我没爹没娘的,除了你和蓝雨这些人没人牵挂了。你和我不一样,老狐狸对你器重。你要是来日做了蓝溪阁的头儿我也高兴。”

喻文州伸出手轻轻捂住他的嘴,低声喝道:“你莫要再说了,我不会做这蓝溪阁的国王的。你不必要为我如此。”

黄少天眨了眨他的大眼睛:“队长,我真的只要你好就行了。你于我就是我亲人。”

喻文州叹了口气,脱下外衣,钻进了黄少天被窝里。

“少天,切记注意安全。凡事先保住姓命要紧。”

黄少天转过来搂住他脖子。“是!队长!我这么大人这些事还不知道么行啦行啦行啦。话说队长你这么在外面溜达也有人放你进来啊。”

喻文州半夜来找黄少天也不是第一次了,门外的侍从,见怪不怪了。

黄少天还很精神丝毫没有想睡的意思,“诶队长队长,今天小卢追着我问我能不能跟着我去我立马记拒绝了啊那孩子学什么不好啊是吧是吧还有魏老大本来也说想和我一起走也被我拦下了,一把老骨头了掺和什么啦。所以说还是我去合适啊。”

“好了睡吧少天”喻文州却是当真乏了。吹灭了蜡烛。

黄少天也听了出来,连忙闭嘴,把脑袋塞在喻文州的臂膀里。这个人身上带着淡淡的花香,是黄少天一直期望的花的香气。他把头蹭的更紧了,喻文州的体肤是温暖的。

黄少天很快睡着了。

他能在这里睡得很安心,能够忘掉在遇见这样一个人之前他所经历的一切寒冷。

但是,他知道明天他将为这样的人踏上无数漫漫寒夜。

黄少天觉得是值得。

尽管他不知道为什么总之他觉得值了。


TB还没C

—————————————————————

喻文州生日快乐,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很早以前想的一个梗迟迟未写。这个可能是all黄,cp未定,我却有点偏向喻文州。

大概因为我特别喜欢少天,所以我想要给他应有的宠爱。

而在我看过很多大大写的文以后,在我眼里我依然觉得像喻文州这样明白事理的人在黄少天身上捅的刀口子多深,他就在自己身上找到那个位置双倍偿还。

评论(2)

热度(17)